丙班何忠宏雞籠山腳下的故事的精彩文章兩萬多字的大作,大約要PO十一集,請同學慢慢輕鬆閱讀

 

雞籠山腳下的故事(一)  

 

  

  那是在半世紀前的八月底,天氣異常炎熱,我 一個十九歲的懵懂青年,揹著行囊來到這個雞籠山腳下的封閉社區。

     站在水湳洞車站的平台上,眼前所見的,除了從金瓜石下來蜿蜒公路和吐露在山與海的交界處有一小段鐵路,偶而有燒著煤炭的蒸汽火車,噴著白煙搖著搖著進終點站,稀疏的旅客匆忙提著大小包(應是食物)下車。

     往四周看去,三面都是山坡,其中一面是層層的古老水泥建築,從山頂依著山勢排排而下,雖然建築蓋有年矣!外表已斑駁,但是氣勢之宏偉龐大,偶而有三兩人走出廠房,我們看過去,就真只有螞蟻般大小。 整座山就覆蓋著廠房,偶而有一小段潺潺流水瀑布,那就是傳說中煉金銅廠房-馳名世界的台灣挖黃金的礦業公司。

    另外一面就是碧綠青山,偶而有幾個住家點綴其中。從車站的正面看過去,則是整齊的山坡建築,一排一排整齊的房屋,有四條筆直的階梯,從車站這半山腳下一直到頂,階梯排在這樣的地方非常耀眼因為他筆直;因為他長度超過百米;因為這裡勤奮的住民在上面走動總是低頭努力向上,無窮的希望就在頂端!一直往上看,一座雄偉的青山就矗立在那兒,不敢比喻有如日本富士山,可是那山形確實很像,它叫雞籠山。濂洞國小就在這山腳最高的平台上,一整排的教室,非常明顯。

 

     車站的背後就是馳名的陰陽海了。整個面就是一個展開的大扇子,岸邊深古銅色的水、百來米外深藍色的水,在豔陽下偶而有打在岩邊,白色浪花在岩下散落。我想到李澤籓老師教我們畫畫,畫海景-我們哪可能用這樣的顏色來畫海!可是這裡居然是純天然的景色。我看呆了!行李擺在地上,我莫約站在那兒不動半個小時,意猶未盡,真美! 真美!這將是我要開始生活的地方,心裡的感動不言可喻。

      

     記得當時接到台北縣教育局分發派令是在八月初—「瑞芳鎮濂洞國小」一個多麼陌生也多麼巧合的學校(因為同學們給我的綽號—「猴子」知道的同學無不寫信取笑一番)。

     我特地到書局買了一份台北縣地圖,總得找個交通路線才能去,還好很快地發現瑞芳在鐵路宜蘭線上的一個不算小的站,有了這個資訊以後,心裡就輕鬆許多,忽然又想到學校那個住址,怎麼跟同學通訊錄裡徐新福的家很接近,拿出通訊錄一比對,哇塞!住址就在附近,於是拿起明信片就給新福寫信了,才過三天就有回音。

     新福非常熱情地告訴我:「火車到瑞芳,出火車站,沿路往左轉50米左右,看到公路局車站,搭往金瓜石車」,新福會在金瓜石車站等我。

     我依約在瑞芳火車站,提著行李出來,很快找到公路局車站,也依指示乘往金瓜石的班車,記得那是十點五十分車子開出了瑞芳車站,乘客也正好坐滿車上的座位。走著、走著、就駛離了市區,只見兩旁盡是芒草覆蓋在蜿蜒的山路兩旁,可能是心情始終緊張,加上路彎又不平,逐漸感覺頭有些暈眩,越往前、路越彎、頭越暈,索性閉起眼睛不敢往外看,車子過站停了又走,四十分鐘的路程好像過好幾個鐘頭,好不容易進入終點站-金瓜石。

     車上旅客魚貫踏出車門,我搬著行李蹣跚下車,抬頭一望,哦!新福裂嘴笑得多燦爛,我終於盼到救星。一路的勞累早已煙消雲散,放下行李,兩人緊握雙手許久不放,當年很少出遠門,能在這台灣的邊緣角落遇見同學,我真的體會到他鄉遇故知那種快樂。

     新福引領著我,從金瓜石車站,沿著一段日式住宅小路(那就是瓊瑤小說改編連續劇,由秦漢、劉雪華主演的,就在這裡拍攝,片名忘了。)來到一個纜車頂站,放下頗重的行李,還好新福幫我提了一包,我們坐在橫條木椅上等著纜車上來,莫約十幾分鐘,只見由山下一個物體由鐵索托著徐徐往上,天呀!不過二米多正方的平台,左右各「ㄇ」字型扶手,我緊張地提著行李跨上平台,看新福一臉輕鬆,我是緊握扶手,平台開始往下,偶爾停頓一下,真叫我兩眼冒金星,新福則沿路說明經過的場景,我只有猛點頭,那裡聽得懂,就這樣搖搖晃晃到了山底,走出礦業公司側門,已是下午一點半了。

     新福說:「到我家吃午餐!」我來不及說客套話,新福說:「我爸媽已在等我們了。」由於行李太重,我問:新福要走多久才是你家。新福指著左前方一座山的半山腰,說很快!不用二十分鐘,哦!這一段,我是有夠辛苦,爬了四十幾分鐘樓梯才到達。見到了新福的父母親,對著素未謀面的同學那種熱情親切,真的讓我終身難忘。午餐相信是因我的到來,刻意準備了豐盛的一頓。其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兩道金針花料理:一道是炒金針花綠的花苞(這道菜現在日式料理店較常見);一道是金針花排骨湯。當時從來沒吃過,徐爸爸還告訴我,金針花若已開花,則要把花蕊摘除,要不然煮湯會變黑,吃過飯,我才發現新福家四周種滿了金針花。

     四點左右,新福帶著我到校長家,算是報到。校長李澄波(一位和藹可親的長者)問了我,家中有沒有軍公教人員。我父親也是教師,那麼不能領有眷房屋津貼,所以住進公家宿舍就合算,因為單身房租津貼只有四十元,於是請在一旁的黃裳老師,帶我到校長宿舍的上一層,就是金屬礦業公司的員工第五宿舍。

      宿舍大門進去兩旁是墊高的木地板,走廊一邊窗台,一邊一間間的日式房間,門像極了竹師的男生宿舍。

      送走了新福,展開整理新居,不知過了多久,才想到全身汗濕,疲憊不堪,迫不及待地找到浴室,哇!浴室也是一大池子水,拿著臉盆,就舀水從頭沖下,爽啊!一切多麼熟悉,原來日式建築內部設備,幾乎完全一致。回到房間也不知是甚麼時候了,倒頭就睡。

 

      一覺在蟬鳴、鳥叫聲中醒來,走出五宿舍,爬上一階,踏上昨日來的路,是車站L形建物,一面是礦工醫院;一面是食堂。記得新福曾說那食堂是供應三餐的,我陌生的低頭走入,左邊整排木製檯面,隔開餐桌和廚房,檯面最前面擺一個大竹籃:每個長十公分左右的饅頭,白皙可人,裝在籃裡高出籃面很多,還冒著水蒸氣。一進門,目光不知不覺就盯在那兒,加上饅頭香氣撲鼻,多麼誘人,一個兩毛錢,令人驚訝;還有稀飯、豆漿、小菜,都排在檯上。那位廚師叫老譚,就在那兒為人服務。

     我選好菜,找個餐桌坐下,抬頭一看,對面桌,那不是吳照鑫嗎?我還未開口,他竟拉開嗓門大聲叫我的名字,我一時緊張,漲紅著臉,趕快過去和他握手,他同桌的,還有二位嘉師的何真宗、林仁傑;屏師的洪長壽和陳益昌。說到吳照鑫,我得特別一提的是,在竹師:他乙班;我丙班,平時就很少往來,甚至互相看也不怎麼順眼。接到派令上,赫然出現他的大名,其實我心裡一直就有些嘀咕,怎麼辦?想不到在食堂,他大方的叫出我名字,當下,竹師三年的問號都解開了,以致到今天畢業五十年了,仍是好朋友。人生不是很奇妙嗎?

      吃過早餐,我和他們各買了一本餐卷:五十張七十五元,一餐一張。噢!多麼便宜、多麼方便。午餐時間,我們一批報到的同事,都到食堂報到。飯一筒一筒的,量有一般飯碗兩碗的份量,是用直徑約五公分、高十公分左右的圓筒裝的,一看就知道那是用生米裝入蒸出來的,每餐一筒剛好。當然有些金屬公司員工,活動量大,可吃兩筒,每餐有三菜,比起當年竹師餐廳好太多了!

     我記憶最深的:芹菜炒小管、蔥炒劍蝦,劍蝦還剝殼到剩尾巴兩片翅,吃起來有蝦殼香味,又可直接入口,不用手去剝;還有五香豆干炒肉絲,都是十分下飯的菜,最讓我懷念的是,在那檯子上,永遠有一大碗炒過的辣椒醬油,一個湯匙擺著,剛開始,我們算是客氣,不敢放太多,漸漸的,越吃越多,甚至多到每餐兩湯匙,真是吃得爽!辣得過癮!

     食堂偶而還接訂餐服務,就像我父母來看我,中午,李校長、邱教導就在食堂請我父母吃飯,整桌滿滿的菜,在當時,我的感覺真是滿漢全席大餐啊!

   

 

     

 

 

 

 

創作者介紹

杏嵐旭長鷹

杏嵐旭長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彭金華
  • 看到最後,怎麼沒寫完,就停了?
    還有續集,下回分解嗎?

    忠宏同學的記憶真好!寫風景,心情,飲食,描寫得很細膩。尤其是對新福的父母熱情接待,對乍見吳同學的驚訝,流露出赤子之心,感激之情。

    雞竉,很熟悉的地名。小學畢業之前,每年寒假都隨著祖母回娘家。坐三小時的火車,(慢車),那是很快樂的時光,尤其是吃鐵路便當。曾外祖母家在龍宮戲院附近,開印刷廠。最快樂的事,去龍宮看電影,一面吃著大包小包的零食。回新竹前夕,讓我帶回幾大箱他們印的參考書,測驗卷,筆記簿及故事書。曾外祖母和舅公老是笑我: 將來要當女狀元?儘管拿吧!

    謝謝忠宏,讓我回憶起童年快樂的時光,在多雨的雞籠!
  • 訪客
  • 猴子記憶力真好,記憶猶新,寫得那麼詳細,那麼鮮活,那麼親切,那麼自然,猶如親眼目睹,親自所為,------:不想多言,只能說讚! 萬山
  • Emilie
  • 喔!天呀!忠宏兄。我佩服你的記憶力。你寫得好像是昨天的事。

    精彩!!期待續集。
  • 何忠宏
  • 非常抱歉!讓個位讀得十分的辛苦,po出的是我的原稿,沒有段落,照片也還在搜集,下一集必定會改善!
  • 章振
  • 這太精彩了!
    從沒想過,在偏鄉服務的同學們,
    跋山涉水,才能到學校作育英才,
    山明水秀,則是對你們的回饋。

    忠宏的記性真好,
    50年前的事,道來栩栩如生,生動無比。

    猴子到濂洞教書,
    這段真有趣,
    我想,你是去水濂洞當美猴王吧!

    期待續集喔!
    我喜歡聽故事!
  • 清淵致忠宏
  • 看完您的初稿
    情不自禁的再從頭看了一遍
    您非昔日水濂洞的小寨主
    真真正正的齊天大聖了

    半世紀前 我到水湳洞去造訪
    印象中的人 事 地 物
    您居然可以這麼詳實的描述記錄下來
    我有如又回到那個
    令我神往的美麗境地

    雖然現在的時空
    已經事過境遷
    但是我依然非常懷念
    在那個細雨霏霏的日子
    我們站在那山頭
    鳥瞰港灣夜色的麗景
    您告訴我 人稱 小香港 是吧
    期待有機會
    回到我初遊的地方

    好精采的文章
    好厲害的勁道
    寫出那麼長篇
    卻又不覺冗長
    太讚了
    期待著 下回分曉的故事
  • 清淵致忠宏
  • 我以為只有我早起
    看到的粉絲上網的時刻
    好驚訝
    忠宏太有魅力了
    可以辦個簽名會了
  • 清淵致忠宏
  • 憶起初遊水濂洞
    連想到分發派校
    造訪忠宏的心情

    一去兩三年 才有機會調校服務
    四五小時路 還不一定有車到校
    六趟轉車遙 離鄉背井孤身寂寥
    七上山徑道 棉被鍋碗可不能少
    八點上班到 新人舊人都一樣操
    九份有美景 可惜過客走馬看花
    十分好懷念 遙想當年濂洞夜遊

    其實當年忠宏在濂洞國小
    有宿舍 有礦工便宜的美食
    日子算是逍遙

    不過 未知是否有像寶江那樣
    三個北女師的同事
    假日同遊十分瀑布 多愜意的美事

    奇怪的很
    分發派校服務
    為什麼有人這麼好康


  • 杏嵐旭長鷹
  • 水濂洞美景、如詩如畫的學校、熱情的新福同學及父母親、好爽的宿舍新居、和藹可親的校長,竹師好友吳照鑫,全部好處都給了忠宏,還有清淵所說的更好更美的藏起來,自己享用,有點小氣喔!
    寶江
  • 培通
  • 大家早早早呀
    我有錯過了甚麼嗎?

    忠宏你也真是ˊ魅力無比
    更佩服你的記性超好的
    同學們的回應是最好的讚詞

    我不想多說
    只想輕輕問一句
    下集呢?
    呵呵呵
    等著你喔
  • 清淵致培通
  • 一夥兒的夜貓族
    料必補眠在黎明
    果真 日上三竿
    還不見洞主現身

    培通師 功力高
    一出手 立見本文
    段落分明 一目瞭然
    益增洞主深藏不露的好本事

    大家真有福
    等著瞧吧
    齊天大聖要出關了
  • 訪客何忠宏
  • 阿通大師:請受我一拜!你是神!音樂神,詩神、格子神。
    我忽然發現怎麼段落分明了,看了清淵的留言才知道那是你的傑作,我太感動了,你就是神!
  • 清淵致忠宏
  • 水濂洞的洞主
    您終於現身了

    我看您的留言時間
    是三更沒半夜的
    料必會睡回龍覺
    果不其然
    終於出洞了

    恭喜大作熱炒
    我認為好作升階的企劃了
  • Emilie
  • 忠宏兄,可以稱您一聲美猴王了。粉思日夜輪班為你加油,在這個熱鬧的格子也屬少見。厲害喔!
  • 培通
  • 忠宏兄怎麼啦?
    七夕之日幹嘛要拜我?
    一不是織女
    二不是牛郎
    三更不是月下老人
    你搞錯方向啦

    早講過 
    我是平凡人啦
    請勿神化
    否則星期三要你獨唱喔
    呵呵呵
  • 何忠宏
  • 半夜兩點,忽然驚醒,手機噹噹,哇格子po出了,段落沒有,照片太少。那裏能睡。嘀咕一個早上。誰知阿通大師哪是人,他是神,幫我解決問題。早上看過的人,請再看一次。保證不會那麼辛苦了
  • 清淵致忠宏
  • 您是今天的人氣王
    熱度還正high
    了不起

    培通師要您週三獨唱
    今天是七夕
    屆時唱唱"牧童情歌"可好
    牛郎不也是牧童嗎

    七夕的今天是星期一
    很多商家都公休
    不知牛郎會不會也一例一休去了
    不管怎樣 週三 您且好戲上塲吧
  • 何忠宏致清淵
  • 看到您挺阿通大師,週三要給我好看,大不了閹了來唱,反正這個歲數,留著何用?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