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過芎林<憶玭珠>

 

一道蜿蜒  一抹青綠

車過芎林  駛入市區  一時思想起   

小城的女兒  竹師的同窗玭珠    妳

舊時景物  今非昔比  幢幢高樓多了幾許

我尋尋覓覓 找不到過去 在這裡曾有你踏遍的足跡

 

腦海裡 在竹師 你27我30 住在同寢室

妳穿著燙得平整的制服 有著柔順的髮絲

鏡架下 一對明亮的雙眸 薄薄的紅唇 帶著淺淺的笑意

纖纖細手 彈出動人的樂曲

妳走路不疾不徐 一步步像有節奏韻律

打開話匣子  妳總鏗鏘有見地

妳是醫師的千金 富家的子女 那年代叫人稱羨不已

 

畢業後 各奔東西 我們很少聯繫

偶爾見面在同學的聚會裡 直到那年2007

我和秋桃籌辦的同學會 大家相聚在龍潭四月的桐花祭

約二十出席   其中妳也參與

2007年龍潭同學會

何首烏乾隆廳裡 妳談笑風生 笑靨燦爛如昔

南北兩校長 麥冉妹 劉雪貞

何首烏乾隆廳裡   玭珠(白衣者)笑靨燦爛如昔

 

桐花步道上 妳步履穩健 如十七八年少時

中白衣者

遍地桐花,唯美浪漫溫馨同學會

去竹北探望秀彩 車上 妳侃侃而談 不覺有異

回程同學個個歸去  唯我倆到關西 

妳買菜包 我買仙草 回家當個伴手禮

猶記得 在龍潭的暮色裡 我們揮手道別  離情依依

妳踏上台聯北上的車 我目送你離去

妳遺忘在車上的傘  我去電話告訴妳

妳說  沒關係  送給妳

我說  下回見  我還妳

 

等下次同學再聚  卻驟然聽到你已駕鶴歸西

啊  龍潭別後 你發生了什麼事 ?

 是病 ? 是意外 ?  還是 ?  一切一切  我毫無消息 

早該親自送回那傘 便有多一次的相聚

如今 妳無影無蹤 離我們遠去  那把傘也永無歸期

在人生最後階段 想必是痛苦孤寂 卻沒去慰問探望妳

在妳的告別式上 最後一程 不知同學誰去送妳 ? 而我卻缺席

怪自己太大意 沒料到生離死別竟在短短的瞬息

怪自己不知擁抱今生 沒有常常聯繫 

總以為來日方長  後會有期

如今方知即便有來生  也不一定相遇

 

玭珠  今日我車過芎林 

在妳的故居  我一時想起妳

但妳已乘風歸去 在天國裡安息

尋不著妳 帶著輕嘆 駛離芎林市區

玭珠  妳雖歸於塵土 幻化成空氣                                                                                                                                                                                                                                                                                                                                                                                                                                                                                                                                                                                                                                                                                                                                                                                                                                                                                                                                                                                                                                                                                                                                                                                                                                                                                                                                                                                                                                                                                                                                                                                                                                                                                                                                                                       

而我們永懷妳     

 

附記  106年7月5日 到大華科大看畫展 車過芎林 想起彭玭珠而作

 

 

 

  

 

 

 

 

創作者介紹

杏嵐旭長鷹

杏嵐旭長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何忠宏
  • 玉叔:同學之情躍然紙上,感人肺腑
  • 杏嵐旭長鷹
  • 玉淑 玭珠,在竹師三年不認識,聽過她的名,把玭念錯,昨天查了半天才知要念頻。玭珠經妳感人的描述,才有較深印象,竹師男女同學不能講話的原則,少了許多動人、美艷的男女同學故事,格子失色不少,可惜了!
  • 章振
  • 懷念逝去的老同學好友,最是讓人神傷。

    玉淑感性,文采又好,
    用文章紀念好友,最有意義。

    我們都已是有年紀的老同學了,
    是該把握當下,多聊聊,多聯絡,
    讓退休生活更為充實、多趣!
  • 是要把握當下,追尋過去,夢幻美景,尋找友誼,反思自己、人生後期,趣味生活!

    杏嵐旭長鷹 於 2017/07/13 11:38 回覆

  • 淑貞
  • 看完玉淑姐的文章,原來是在懷念我的表嫂 讓我感觸萬千,她退休以後一心向佛是一貫道的壇主,還在越南開了一個大佛堂,退休一後一直都在越南開荒辦道,直到幾年前病倒了才回台灣治病,醫生說她的病歷在台灣很少見,好像是皮膚方面的病變,越戰其間美國丟下很多的生化武器污染了環境,所以現在越南有一個村莊有很多五官不正常的人,因為她的慈悲、發揮很多的愛心,也渡了很多有緣的人,她那大無畏的精神應該會讓大家懷念的!
  • 清淵夫人這回應補充了許多玭珠的感人故事,也讓人長嘆一聲,讓人懷念的同學!

    杏嵐旭長鷹 於 2017/07/13 13:01 回覆

  • 淑貞
  • 表嫂生前是么女爸媽哥哥姐姐都疼愛有加,嫁給我的小阿姨當媳婦,婆媳相處得很融洽,大表哥是一個非常標準的先生,因為自從我上小學的一年級以後所有的暑假幾乎都會到小阿姨家渡假 ,三個表哥的個性我非常了解,表嫂應該可以放心的離開,兒女都已成婚也有孫子了,最起碼大表哥現在還是單身沒有枕邊人啦!
  • 清淵
  • 玉淑的好詩好句
    深情款款
    令人感動又感傷

    淑貞有著另一段緣
    所以 見文生情
    又引起她無限的哀思和懷念

    玉淑 您的文筆
    真是感人肺腑
  • ˋ玉淑
  • 感謝各位的留言 ,我一大早就帶孫出去, 在外沒網路, 現在抽空回來, 趕快謝謝各位, 我只有十分鐘,孫們在 校園 , 等我帶他去泳池玩水, 很高興清淵淑貞夫婦,對玭珠有更多消息, 等我晚上, 有空再來聊好嗎 ?
  • 淑貞致玉淑姐
  • 從小我的小阿姨就很疼惜我,所以我的童年生活裡增加很多精彩的片段,像表嫂結婚時她要我前一天先到府上然後晚上請大表哥帶我到表嫂哥哥頭份的家裡幫表嫂做按摩,第二天當新娘子上妝以後粉底才會均勻漂亮!小阿姨以前在頭份可是小有名氣的美容師,記得傍晚下班時間要拔臉、按摩的客人還得排隊呢!
  • 淑貞致玉淑姐
  • 如此重責大任小阿姨是老師傅竟然肯定我把大媳婦漂亮的臉孔交代給我,還好第二天當新娘子跟大家見面的時候,果然博得大家的讚賞說今天新娘子好漂亮呀!這是我跟表嫂第一次的接觸,她講話、動作都很優雅看到我的時候幾乎都是露出漂亮的笑容!當我在台北民有電影公司當會計的時候,有一次去拜訪表嫂她請我去餐廳吃飯,我說真是不好意義讓她破費了,她回我一句用客家話形容詞就是“主人打幫客”還真有意思!
  • 培通
  • 真的沒想到淑貞與我們56級的淵源如此的深

    玭珠的事跡由玉淑與淑貞婉婉道來

    賺人眼淚呀

    戊班同學一向與我無緣

    雖然畢業後在桃園富岡國小和幾位女同學共事

    彼此之間的交集只是辦公室的隔桌隔鄰的同事

    根本擦不出什麼動人的火花

    否則我們的格子就七彩奪目

    光輝燦爛 直得大書特書喔

    哈哈哈 培通 你在說什麼呀
  • 訪客玉淑
  • 晚上和各位的溝通很不順,手機電腦都不和我合作,第五次了,第一次傳到群組去了,心想同學留言給我鼓勵,我沒在文後好好回應,有負各位,前二三四次不是網路出錯就是沒電,太整我了。想問淑真妳表嫂哪年走的,回台灣多久,也謝謝妳告訴些她感人的故事,知道她生前幸福美滿,退休後的餘生也到越南發揮大愛,懷念之餘,也感到欣慰。
  • 你的文引起真熱烈的迴響,明天還有一篇清淵夫人的想念表嫂-玭珠的文PO出!

    杏嵐旭長鷹 於 2017/07/14 18:24 回覆

  • 淑貞致玉淑姐
  • 這兩天我一直在找表姐、表妹詢問表嫂仙逝的時間,有進一步的消息再告訴你好嗎?
  • 訪客
  • 謝謝淑貞,說是一時想起,其實是常常想起,因那年同學會我和她同車,一起的時間長,她跟著我車走,還陪我去我啊姨家,天黑了才道別,又留一把傘在車上,所以突然聽到她走了,當時真被驚煞到,我們都想多知道些她生前的往事,期待著您的文章。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