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籠山腳下的故事 (五)                  

    賴兄看羅兄拉上來,趕緊放下竿子一手從魚鰓抓住,還好有這一個動作,讓魚嘴邊幾乎掉了的鉤子沒有脫鈎,真是好險。我看呆了!

     這樣就過了一個多小時,兩位前輩拖著疲憊的身子,拿著燈看那尾大魟不知近況如何?羅兄拉了拉我竿先的線,魚鉤仍牢牢勾住,怎麼辦,下不去,最後,羅兄決定兩個人同時扯看能不能釣上來,只要線撐得住就可以像海鱺那樣拖上來,於是我拿著燈,他兩位前輩開始帶著手套往上提,怪怪!從亮光的方向看過去,魚根本沒動,線就叭的一聲斷了!我心想沒有提上來真可惜!畢竟,那是我的第一尾,但要是真提上來,怎麼帶回家?那才是最大考驗呢!

     就這樣,三個人在岩石上躺著休息。 羅說甚麼時候精神來了,我們就再開始吧!想不到緊張一夜沒啥感覺,現在停頓下來,那嗡嗡的蚊子叫聲,真個惱人!我看兩位前輩毫不受影響,已呼呼大睡。我被蚊子鬧得哪裡睡得著,於是,拿著燈走下放兩尾大魚的岩洞,淺淺的水,兩尾魚躺在那裏,吃不到水,但那鰓蓋還不停的一開一合,鮮明的色彩,在微弱的燈光下看著發亮的魚體,真是美極了!

     不知過了多久,魚鰓已停止活動。我看腕錶凌晨二點多,奇怪的是,老感覺衣服帽子濕濕的,奇怪又沒下雨,也噴不到海水,到底怎麼了?忽聽見賴兄叫了起來,露水真大!連褲子都濕透,我心想該不會尿溼褲子了吧!三個人的精神來了再幹一場吧!於是熟悉的動作做著。我也只能在一旁學習,看了好一會兒,三隻竿子都拋向黑暗的海中。

     風起浪大了比上半夜大得多,拍在岸邊岩石的聲音也越來越大!可是魚還是來了!先是賴兄的竿子栽下去,只是沒有上半夜那麼強勁!魚也沒有那麼大尾,是尾黑鯛,看起來有三十公分盤子般大小,賴兄不消兩下功夫就釣上來,灰黑的魚背雪白的魚肚,看起來仍相當誘人。

     想不到,我的竿子這時候也往前點了兩下就彎下去了。我緊張得不知所措,羅兄、賴兄同時叫我別緊張慢慢來!先把線軸固定,將竿子往後揚起,我兩手雖然有些發抖,但是下意識告訴我不能緊張,冷靜下來!於是我按照兩位前輩教的動作做,他們也沒有要支援我的意思,心想得靠自己了。魚不停的在海中逃竄,我是一會兒收、一會兒放,魚似乎在捉弄新人,魚沒有很大,卻花了十幾分鐘才弄上來。是尾黑鯛!兩位前輩鼓起如雷掌聲,我才意識到我真的成功了。

     這尾黑鯛沒有很大尾,卻影響我的人生,以致今天五十年了,我現在的釣具要空出一間來放置。一天,朋友來看了說,你開釣具行嗎?我笑起來了!每一支竿子都有我征戰國內外大小礁石的歷史紀錄!這次釣魚的處女行,高潮迭起、精采萬分,換了任何人都難逃他的魔掌。

     千辛萬苦回到水湳洞,背在背上的魚貨少說有五十斤,走了兩個多小時的路,真的精疲力盡。魚還是送到食堂的冰庫,廚師老譚裂嘴大笑,豎起了大拇指!此後和兩位前輩就沒有再相約釣魚。

     不過前輩的那支魚竿一直借給我。其實一支魚竿在當時要弄到好,最少得花三百五十元。我們每月一千一百元的月薪,真的花不起!所以太感謝兩位前輩在水湳洞的日子給我有圓夢的機會。

     當然,那段期間每每單獨在海邊,偶而何真宗也來插花,但是由於沒有高手在旁指導,經常「炒米粉」(解開糾纏的線)就弄了大半天,魚獲也乏善可陳,只有一回,在我們稱的黃石公園最前端,乾潮底,弄到一尾石斑約三-四斤重。

     我忘了一提:經過一年多的省吃儉用,才打聽到在學生林秋霞的父親那兒,幫我打造了一支桂竹竿,只花二百九十元,真感謝林先生!當然,更感謝兩位前輩的提攜及適時支援我的釣竿!雖然五十年過去了,我仍難忘懷。只是賴兄,我打聽過賴煥琳,已回新埔故鄉含飴弄孫了,至於羅兄則不知在何處?

 

 

 

創作者介紹

杏嵐旭長鷹

杏嵐旭長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章振
  • 看了忠宏的精彩描述,
    釣魚真的是太吸引人了,
    尤其是釣大海的魚。

    我只在自家池塘釣過草魚,
    五斤重的草魚就需博鬥好久,
    因為不能強拉,怕斷線,
    就是要跟牠耗體力,
    等到牠累了,才會就擒。

    蛙兵忠宏,體力好又擅泳,
    最適合海釣了!
  • 寶江
  • 忠宏我多年前也釣過魚,在溪邊釣,看到魚才放下魚竿,連釣魚入門課都不及格。多謝文章描述,オ知釣魚不易,尤其海釣!
  • 杏嵐旭長鷹
  • 釣魚很有樂趣,忠宏筆下生輝,令人嚮往,我小時候住新竹南寮海邊,常常與魚為伍,但不釣魚,一是沒錢買釣具,二是爸媽不准,雖然如此,卻三不五時隨漁人在岸邊縴罟捕魚,也有一番趣味。謝謝忠宏。

    =====培通
  • 清淵致忠宏
  • 很難把這般
    文筆流暢 心思細密的本事
    和忠宏畫上等號

    在相隔半世紀前的印像
    您是一個爽朗健康又快樂的寶
    我們都喜歡和您相聚
    太晚於驚覺
    您是那麼的多才多藝
    真叫人敬佩又羡慕

    這篇記載
    簡直比實錄的畫面
    還真實
    有如身臨其境
    太棒了
  • 洪源銘
  • 隔行如隔山,莫笑癡心釣魚人!
    何公閱歷,堪稱多彩多姿,可歌可泣!
  • 訪客
  • 忠宏:
    五十年前之初次探險,描繪得如此精采絕倫,細膩動人,令人讚佩。
    有好的開始與信心,讓您成為釣魚大師。
    萬山
  • Emilie
  • 拜讀忠宏兄的釣魚大作,我也說說我第一次釣魚。

    某年,我們跟女兒的乾爹一家去鼻頭角釣魚。那時濱海公路已通,我們是開車去的。我們僱了一隻小船,一位漁夫送我們到港灣外的一塊礁岩上。怎麼上去的,已經忘了。乾爹是釣魚狂,釣具非常多,我們就借用了。我也不會綁鉤子,還好隨行的漁夫幫忙。礁石上還寬敞,小孩可以玩。

    釣了20分左右,完全沒魚上鉤,我就不耐煩了。忽然乾爹一桿二條魚上來,我們騷動了一下。這時,漁夫大叫,魚群來了!!我一看不得了,藍色的海水變成灰色,完全看不到水,整群魚圍著礁石。我們桿子放下去,一定二條上來。漁夫來回度步,口中喃喃唸著,我要回去拿炸藥,我要回去拿炸藥..........。那時的漁民看到魚群都是用炸的,竭澤而漁........

    我們瘋狂的釣,經過多久時間,忘了。我們遇到的是剝皮魚,我們拉上來就放在岩石上,漁夫幫我們去魚頭,丟下去給魚吃。回家時,二隻魚箱完全裝不下,還好魚夫有袋子,幫忙處理。

    這就是我的第一次釣魚記。事隔36年,還有沒有如此的魚群?不得而知了。
  • 何忠宏
  • Emilie看了你的留言,我忍不住要先回應,就你去釣魚的點鼻頭角港口的外礁,我1992年常去,我全家在乾潮底踏著岩石過去,魚很多,但是在9月的一天我們又上去了,第二天天氣依然晴朗,我們沒去,中午的電視新聞竟播放,變天了,風雨交加,瘋狗浪入侵,有7人來不及回來竟遭沖走,我們從此不敢再去。海釣還是有風險的。
  • 何忠宏
  • Emilie再談剝皮魚,1991初我常去鼻頭角再往前5公里的龍洞公園。車開到山頂的寺廟,沿石道而下,約要15分鐘,那次連續10幾天剝皮魚大咬,每尾超過2斤,我每天的魚獲超過50尾,要從岸邊爬上寺廟,一百多斤用麻袋扛著,哇!太受不了啦!於是沿路三尾兩尾送人到寺廟也還有30尾帶回家,為此還買個冷棟櫃,第三天起櫃子又滿了,於是鄰居成了我麻煩幫忙吃的對象,再兩天後遇到鄰居,遠遠的都先喊,家裡的魚還有。那冰櫃現在仍使用中。
  • Emilie
  • 謝謝忠宏兄的叮嚀,我只釣過二次,一次在溪邊。我會告訴女婿,他愛釣魚。

    送魚送到人家害怕,也真有趣。我女婿如果收獲太多,我也得幫忙分送。新鮮的剝皮魚加蒜,蔥,薑煮湯,又嫩又好吃。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