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1-那夜是你來看我嗎?/丙班-何忠宏

     一九九四年七月一日感謝許應深收留我,成為中壢展業建設的一份子。

     雖然平時對房地產業不是那麼陌生,但是,一旦正式進入這個大資本、大挑戰、步步驚魂的行業,總是要有一段適應期。

     前三個月,有勞董事長幾乎是每天不坐樓上辦公室,在樓下陪著我上班。

   

     記得七月二十八日兩人正忙著談一個新的案子。對講機響起「董事長一線電話!」他拿起我桌上的電話客氣的應了。我正抬頭,怎麼紅光滿面的董事長一臉鐵青,我停住了。只聽他問:「在哪裡?」放下電話,立刻要我「走吧!」我很自然地問:「去哪?」「楊銘雄過去了!我們去他老家。」

     董事長的高級座車在楊梅往新埔的彎曲鄉間小路奔馳著,兩人默然沒有話。

    我心想,楊銘雄從年初就一直和我密集通電話,常常一通電話就說了三個多小時,每每都談到『死亡』。

   大年初二就告訴我:半夜在板橋大漢溪橋上徘迴著,拖掉拖鞋爬過欄杆,深呼吸一口,正要往下,忽然一群野犬狂吠!回頭看了一下,那狗更狂吠不止,於是慢慢爬下欄杆,由於天冷,脫在欄杆上的外套,已被風吹下溪裡,冷得直打抖擻。算了,拖著拖鞋還是回家。

     我一直勸他出來走走,不要悶在家。他告訴我,現在出門就會走失,坐公車都搞不清要怎麼坐了,甚至坐在車上,會大小便失禁。我不知要怎麼安慰他。

     聊完,我抓電話筒的手,經常都麻痺而不自知,等到掛電話,我的手已經放不下來,那陣子網球肘非常嚴重。

    還記得六月中,最後一通電話告訴我,他已提出退休申請,我心想這樣也對,不然,老請病假,讓學校為難也不好。我問他退休後有甚麼打算,他很隨意地回答我,『反正我活不過今年八月』。我聽了並不覺得驚訝,因為他把死亡經常掛嘴邊,我也沒有特別在意這句話。

     今天是七月二十八日,想不到,他竟然實現他說的話,不禁讓我心底留下永遠的遺憾。更叫我難過的,他竟選擇了他老家正後方的小山坡,唉!

     下了車,正好一群家人等在路邊,就一起往山坡去,只見三四人正七手八腳,把他從樹上弄下來。

     我看著僵硬的他,脖子上纏著紅色小小薄薄扁扁的塑膠繩,繩子周圍皮膚已呈暗紫色,那棵矮樹幹還沒有拳頭般粗,就這樣帶走了楊銘雄。我在現場幾乎要昏厥,兩人帶著極為沉重的心情,離開他老家。

     依客家習俗,不到一星期就辦理告別式。我通知了好多同學都來參加,就這樣送走了三十年的老同學。

[戴著大盤帽者-楊銘雄同學]

 [ 以上是在56年6月畢業在即,我們去楊銘雄老家吃拜拜時拍的照片。]

   

     展業建設在內壢蓋的大樓「國王花園」已交屋完成。即將辦理公共設施移交管委會,對建設公司來說這是重頭戲,對我是業務主管又是新人,戲一定要演好。從下午七時召開住戶大會,二百多戶最少出席一百多人。公司主管全體與會,一開三個多小時,還好一切順利,收拾完畢各自作鳥獸散。

     我習慣地開著車,從中壢交流道北上回汐止家。一上高速公路,就覺得怎麼交流道的路燈,不像平常照得整條路那麼光亮,忽然又覺得沒看見甚麼車輛在車道行駛。

     於是我也不太在意的開著,忽然,隔壁車道一部吉普飛快的超車,行駛在我的右前方。搖下車窗,車窗上忽的一盞燈亮了起來!我從來沒見過,汽車搖下駕駛座的車窗,車窗上有燈會亮起來的車。我注意看駕駛人伸出左手,一會兒又探出頭往後看,

     嗯!帶著笑容,好熟悉的臉,手開始揮舞著。像似打招呼,我清楚的看到。我大叫:「那不是楊銘雄嗎?」我開始血脈噴張;我開始鼻涕、眼淚不止!心裡只有一句話:「楊銘雄,你不要嚇我!」

      路更顯得暗了,我飛快的加速著。嗯!怎麼前面的吉普不見了!我更喃喃的念著:「楊銘雄,你不要嚇我。」四周完全沒有車輛,沒有燈光。只聽見我開著的車引擎聲。

      我感覺自己的身體異常冰冷,鼻涕眼淚早已滴濕了我的襯衫褲子,全身佈滿雞皮疙瘩。熟悉的路,每天開著的路,怎麼如此漫長!

      就這樣,獨自一人飛快地開著。

      不知經過多久,好不容易才看到泰山收費站。燈光很亮,我稍為舒緩了心情,說也奇怪為什麼收費站的收費車道,這麼巧一部車輛都沒有。四周仍然沒車,我才放慢車速,選擇了一個收費車道要進入。

      忽的!一部吉普急速超車。先我一步進入我要進的車道。喔!怎麼又是那部吉普。搖下車窗,楊銘雄探頭,揮手,微笑,拜拜。看他進入繳費,離開!我嚇成了軟腳蝦,不會踩油門,車慢慢滑進了收費站。

      我遍尋不著放在後視鏡旁的繳費票,收費小姐站出門來,猛向我揮手,示意要我開走,我又驚嚇,又狐疑,為什麼不用收我的票。至今仍不解。我全身癱軟,難道是楊銘雄幫我繳掉了嗎?

      坐在駕駛座,抬頭看泰山收費站的燈光,依然明亮。眼前一切並不是夢!肚子以下那麼冰冷,是汗水、鼻涕滴到整個衣褲濕透了。

     回到家,老婆還沒睡,聽見我的車聲進入地下室,就來開門。見到我的模樣,也嚇到了!我把狀況大約形容,老婆二話不說,點了三炷香,要我舉香向老天說:「楊銘雄,謝謝你來看我!」插好香感謝老婆。我心定了很多,魂也回來了。

    

     這是多年前的往事,適逢今年農曆七月,看到章振寫「夜半誰來敲門」,觸動我要把這塵封心底的故事寫出來。只是寫到這裡,我不禁淚如雨下不能自已  ………………………

 

     想問銘雄:「那夜,是你來看我嗎?」

最後和楊銘雄合照 圖中後排左-徐坤發、右-楊銘雄 前排左-許應深、右-何忠宏 時間:58年2月

 

文/何忠宏/2017.9.8

創作者介紹

杏嵐旭長鷹

杏嵐旭長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清淵致忠宏
  • 名雄英年早逝 令人不勝扼腕
    忠宏仁至義盡。宅心仁厚
    老天會照護您
  • 章振
  • 忠宏有情有義,
    趕去出事現場致哀,
    令人感佩!

    在高速公路上,
    遇到這情況,
    眼淚鼻涕如雨下,
    可見你們感情之深厚,
    失去摯友,令人哀傷。

    很巧,
    昨夜興旺好友竟入我夢,
    夢到我們兩人去爬山,
    迷路了,
    他叫我在原地等他,
    他要先去勘查路線,
    再帶我下山,
    他就是這麼會照顧人的好友,
    可是,我等著、等著,
    他都沒再出現過,
    直到夢醒。
  • 訪客
  • 忠宏:
    這悲傷曲折的故事曾聽您說過,但目睹此文,更令人感傷難過,何況楊銘雄曾與我們自行車長征中部過,有段少年長征豪情。但悲銘雄英年早逝,可賀忠宏忠義情長。
    萬山
  • 彭金華
  • 作者以平舖直敍,流𣈱成熟的文筆,描述同窗好友,楊銘雄,選擇自我了結離開人世間。作者乍看事件的悲傷,其後在高速公路上看到已逝好友駕著吉普車向他招手的驚嚇,令讀者一掬同情之淚。在擲筆之前的淚如雨下,更使人感動作者與好友之間深厚的友誼。

    全文沒有華麗的詞彙,曲折離奇的情節,但卻扣人心弦。作者,何忠宏,真情流露於全文,顯示其重情義的真性情,令讀者與你分享內心的悲傷。
  • 寶江
  • 章振和忠宏的經驗告訴我們,一般的認知好朋友從我們當中走了,留下的是死亡的寂靜,死亡的殘酷令我麼痛苦。
    但從另一觀點和經驗,似乎死後的靈魂仍然存在,尤其是存在至親好友間!
  • 杏嵐旭長鷹
  • 轉貼桂梅的回應
    看完忠宏的「那夜是你來看我嗎?」好感動!
    好同學宛如親兄弟姊妹,是傾訴心事的對象,也是互助互勉的夥伴。
    忠宏的情意深重,當同學自縊身故都親臨招呼相告,應深班長更是同學的依靠。
    每每閲讀如此真情的故事,都是摒著氣息的狀況,有點兒緊張。
    謝謝忠宏的分享,很難能可貴!

    寶江
  • 洪源銘
  • 忠宏兄:
    見證了您多年往事,刻骨銘心實情實境的描述,銘雄天上有知應會讚嘆有此好友,足矣!
    銘雄自縊當天,應是我亦同車,車沿楊新公路蜿蜒抵達,車内空氣竟是如此的悲戚死寂,有別以往同學相聚的嘻笑怒罵。
    相驗檢查官是個女的,頗有權威似的-聲令下,方能解繩,紫斑的身軀,爬滿了蒼蠅和螞蟻,下肢更見浮腫,現場悲淒的芬圍,令人鼻酸!
    後續您能再有高速公路上的邂逅,足見您倆情誼之深厚,願平安無災永在!菩薩保佑隨身!
    給-個重情重義的好弟兄,祝福!
  • 何忠宏
  • 致洪大校長:非常對不起!總是把您給忘記,就那天的情況,每個人都懷著無比沈痛的心情看著突如其來的狀況。您的記性就比我好很多。感謝您的祝福。楊銘雄地下有知必也保佑您闔家平安健康,
  • 何忠宏
  • 致清淵,章振,萬山,寶江諸兄,及金華,桂梅美女:寫楊銘雄的故事,只是平舖直述把事情的經過寫出來,感謝各位的讚賞。其實內心一直糾纏多年,為什麼沒把他說的那句話[反正活不過.--]當真,說不定一切會改觀。逝者己矣!徒呼奈何!
  • 杏嵐旭長鷹
  • 七月真的故事多多
    忠宏與同學之間的友誼有如親兄弟
    此篇翻閱數次
    頗感人生不在長短
    在有限的生命有所體悟才是最珍貴的禮物
    斯人已矣
    情卻長存
    不枉也
    謝謝忠宏
    謝謝大家的留言
    格子突然間有了血有了肉有了感動喔

    =====培通
  • Emilie
  • 忠宏同學,你不用遺憾和自責。名雄同學會告訴你活不過八月,表示他有計劃表。對於想結束生命的人,外人是無法阻止的。
    一定是活著所面臨的痛苦,強於自殺的痛苦,所以才選擇輕生。當你開車時所遇見的銘雄兄,是快樂的揮手,還替你付費。所以你要放輕鬆,替他高興,他做了別人不太敢做的事,而且脫離苦海。他的死結束自己的病痛,也結束家人的煩惱。不至於歡喜,也不必悲痛。他特地來看你,有二個可能。一是轉達他很好,叫他的親友別悲傷。一是你的頻率是他能接近的。即使是最親愛的人,頻率不對,也不會入夢。何況是看到他。
    我們的軀體本來就是臭皮囊,一口氣斷了,就招蒼蠅螞蟻。再接著就發臭長蟲。所以精神很重要。
    希望我的胡言亂語,能安慰你的喪友之痛。
  • 何忠宏
  • Emilie:看你的留言我好感動,70歲了,有一句話不該說也不能說,可是我還是想說:"我 - - "謝謝你!
  • 金發
  • 讀忠宏寫銘雄,我真要老淚縱橫了; 照片裡年少的昔日同窗勾起了半世紀前的回憶。

    畢業後我和銘雄分發到石門鄉的乾華國小,同住一寢室。當時六年級只有兩班,他教國語史地,我則負責數學和技能科,彼此分工合作。下課後我們常和學生打成一片;一起撿木材買菜煮飯,或去村裡吃拜拜,閒時也去海邊散步玩水,陪他聽聽姚蘇蓉的歌,度過了一段快樂的時光。

    第二年我調到陽明山,不久後乾華國小全村也因要蓋核電廠而遷離了。

    平常練書法抄寫心經多次,經文已銘記於心,行住坐臥隨時誦念,迴向老友,願他一切安好!

  • 懷念老友之情躍然紙上
    同學之誼好感人呀

    歡迎金發來格子敘舊
    大家想念你
    颶風過境
    祝一切安好

    =====培通

    杏嵐旭長鷹 於 2017/09/12 09:39 回覆

  • 何忠宏
  • 哇!金發也來了!格子的偉大就在此,只要你肯看,總有一天等到你。抄寫經文之餘,歡迎加入格子的行列我們都在等你!
  • Emilie
  • 今天我又再閱讀一次這篇文章,這個七月我受到很多衝擊。

    我母親年初去逝。往生前二日就昏迷了。我們看心跳機器成一直線,知道她走了。助念完已深夜,大家忙著安排後事跑來跑去。傭人拉著我家老三說:三阿姨你陪我,不要讓我一個人在病房。

    當我們有一口氣躺在那裏,是人。當沒有一口氣,就是遺體。人人嫌惡害怕。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