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都市插枝求活的「原」鄉人(六)

 

第六集感人的原住民故事結束了,細妹真是說故事的好手,感謝了!

 

春風化雨的教育工作者

    一位長得白白淨淨、秀氣文雅的老師站上講台自我介紹,在白板寫下「江秀英」、「吉娃詩、叭萬」。學生們好奇地睜大眼問:

    「哇!老師,您有兩個名字呀?好酷哦!」

    「是啊,羨慕吧!一個是我的中文名,一個是我的原住民名字。」

    從高中畢業就赴美國求學,靠著獎學金和打工完成學業的江秀英博士,現任弘光科技大學幼兒保育系助理教授。她是南投仁愛鄉盧山部落的泰雅族原住民。她從不隱瞞自己的身份,不論走到哪兒,心中坦蕩蕩,認同自己的根,胸懷世界觀,積極的走出來,是原住民正面的好榜樣。

    江博士除了教授自己的本科之外,對他系的原住民學生也十分關心,時常主動幫助適應不良或學習緩慢的學生解決生活和學業上的困擾。

    目前,全台灣有三十幾位原住民博士,大部份的父母都在都會上班,有好學歷、好工作、好經濟狀況,才能培養孩子得到高成就。

    台中市南區樹義國小的蘇佳美校長,也是南投仁愛鄉泰雅族出身。從信義到樹義,擔任校長之職已有10年了,公餘之暇,仍在台中教育大學教育學系博士班深造。

    蘇校長以傳承古典、注入新意為主軸,著重人性化的教育理念,帶領師生、家長積極吸取新知,參與各類進修成長,因此,她經營的樹義國小,不但是一所學習型組織學校,更是台中市的網路小學,在台中市教育圈發光發熱。

    藍調歌名:我愛我過的生活,我過我愛的生活。

    蘇校長擔任台中市推動母語的召集人,開辦各族母語學習班,設立手工藝拼布編織、串珠、中國結、國畫、西畫、書法、超輕土等等研習班,展現豐盈的成果。忙、累的程度,外人可能無法想像,但蘇校長就是這樣的至情至性,過著她愛過的日子。

        打破迷思  種下美好的種子

    原住民天生的膚色與臉部輪廓,很容易受到漢人注視,膚淺地往刻板印象裡張望。有一次,江博士回國參加宴會,席間有人冒昧地舉杯對她:

    「你們原住民很會喝酒吧,來,乾一杯!」

    江博士的心彷彿遭到電擊,瞬間碎成片片,腦海中念頭一閃:「我起碼也是個博士吔,你還這樣看我?想溶入主流社會,竟是個如此沉重的負擔。我們只要小小的尊重就可以了,天知道,這有多難呀!」

    她心底汹湧的潮汐怒吼翻騰,但,終究還是被成熟的理智給逼退了。她輕輕舉起裝滿果汁的杯子,釋出善意,堅定的向那人說:

    「抱歉,我是泰雅族原住民,我不喝酒,我喝果汁。」

    江博士知道很多人不喜歡讓人曉得自己是原住民,她認為那樣反而會侷限在小文化族群中,走不出去,變成井底之蛙。

    《倚天屠龍記》有一句名言:「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

    在都會活出一片天,甚且發光發熱的原住民,如江秀英、蘇佳美、林文、黃龍興等等,就是以這樣的心情,打破迷思,努力奮發而獲得掌聲的。

    不能說政府對原住民不重視,每年編列預算,輔導就學就業,舉辦各種活動,補助國中小學生營養午餐經費,辦理「語言潮」母語學習班、「母語認證」等等。

    羅老師認為:到都市插枝求活的原住民,是決定掙脫與「酗酒、懶惰」綁在一起的人生,滿懷「美好生活」的夢想而在社會底層流動,他們需要「受尊重」的政策,需要的不是「魚」,而是「釣竿」。心,可以因一點點覺知而豐富,因一點微風而充滿喜悅與滿足。不如讓住在工寮裡的鼓手回歸他們熟悉山林,加以組訓,給一份任務一份薪資,成為國土保護、山林保育、生態保育的尖兵,更能適才適用。

    市議員黃仁建議:政府應有計畫編列預算,啟發原住民開發文化產業,協助他們擴展產銷管道,學會「用錢」,讓各部落獨一無二的文化特產,與平地互動,產生良好的競爭力,創造多贏的局面。

    勞工階級的原住民,遷居台中,孩子與平地漢人坐在一起受教育,享有了公平的受教權,但是,家庭教育能否跟得上,影響孩子的發展更大。天堂與陷阱,在都會裡沒有界線;若父母走不出部落迷思,仍自卑的陷於不良習性中,那麼,孩子純樸天真的面容上,將看到更多的迷惘與無奈。

    所以,阮牧師積極地走訪各家庭,欲從現實荒境中,教大家力圖振作。江博士南北奔波,專研原住民教育問題,希望協助同胞學子能受同儕影響,跟著社會脈動一起學習理財、開源節流;希望提昇教育品質,最好人人都能接受大學教育。教育程度提高,生活品質自然跟著提升了,屆時那些附著在身上的刻板負面印象,也許將如春水東流逝,一去不復返。

    住在工寮的阿嬸說:即使失業了,我還是會想辦法讓孩子繼續念書,因為小孩沒書念,這個家就永遠沒希望了。

    是的,在孩子心中撒下美好的種子吧,就如同樹豆撒在台中的土地上,生根發芽,長得茂盛健壯,結實纍纍。

 

創作者介紹

杏嵐旭長鷹

杏嵐旭長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細妹
  • 真是太傷眼了,抱歉!
    這篇報導文學寫得太長,連刋6篇,佔太大篇幅。

    感謝版主寶江!
    感謝章振支持!
    感謝大家的鼓勵!

    感恩!
  • 不占篇幅,我還覺得太短了!對原住民瞭解還不夠喔!細妹用心於原住民令人欽佩!

    寶江

    杏嵐旭長鷹 於 2017/08/25 16:18 回覆

  • 章振
  • 細妹這篇得獎作品,實至名歸,
    寫得很充實,報導深入,又有願景。

    標題取得很好,很貼切,有創意。
    插枝求活,
    就像植物插枝後,
    雖處於不同的樹叢中,
    仍能展現原有的基因品種。
    但願台灣的原住民,
    能在現實的生活中,
    不要忘記自己的文化傳承。

    社會文化越多元越好,
    台灣的美食為什那麼多又有名,
    這與1949年後,國民政府遷台,
    帶來大江南北的各地料理美食,
    然後互相切磋影響,
    而成美食王國。
  • 訪客
  • 對原鄉人在都市努力奮鬥,力爭上游的生活狀況,描繪細膩用心,令人稱讚!!
    萬山
  • 彭金華
  • 細妹在此文的重點指出要改善原住民的社會,經濟地位必須重教育著手。唯有提昇原住民的教育程度,才能使他們有謀生的技能,改善生活品質,改變社會對原住民的刻板印象。

    以江博士,蘇校長為例,努力學習,有所成就,回饋原住民部落。原住民父母鼓勵子女,以他們為楷模,向着標竿邁進。

    改善原住民的教育問題,除了原住民自己努力之外,政府也需有一套教育政策,對於義務教育及成人教育。細妹說得很好,給予他們釣魚竿,而不是給他們魚吃。

    細妹以教育家的眼光,悲天憐懐的胸襟來探討原住民社會問題,使人敬佩。
  • Emilie
  • 細妹對原住民的關心熱情讓人敬佩。對他們想要改變族人的努力,描寫的非常深刻。我有一位阿嬸是南庄鄉的原住民,她真的不會理家,今天的豬肉要全吃完,明天沒有得吃了。我說的是五十年前的事。

    現在教育發達,原民子女受完高等教育後想要改變族人的命運。這是一條艱辛的路,不能急的。我們河洛人從唐山來時,只有男人能來,女人不能上船。所以我們只有唐山公沒有唐山媽。我們的先祖全部娶平埔族的女子,我有一半平埔族的血統。我們有一些習俗也是平埔族的習俗。所以平埔族消失了。客家人來的時候女人可以來,所以不一樣。

    現在原住民要提昇族人的生活品質,又要保留住原民文化,真的是艱鉅工程。電影,電視,網路的洗腦,物質的誘惑,對於原民文化的留存,真是一大考驗。祝褔細妹文中所提的那些努力不懈的工作者。有志竟成。
  • 細妹
  • 感謝 萬山、金華丶Emilie的回應。

    7月中,我到台東,參加原住民的傳統節日豐收祭。
    那一夜是屬於青少年的團契活動,眼見成百成千的青少年,盛裝打扮,陸續進場,尊卑有序,踩著沈穩的舞步,吟唱祖歌。現場的氛圍,令我感動不已!

    原住民的教育,在政府加持、各界関懷、他們自己的努力之下,已經大幅提升。如今,在都市裏,可說是完全融入了尋常生活。真是好現象呢!
    祝福他們!
  • 訪客
  • 佩服細妹對原住民的關懷與探討,成功報導他們成功陽光的一面。但是因環境影響而迷失沉淪的,更令人心痛。曾經教過一個原住民學生,五年級就上了報紙社會版,罪名是擄人勒索;但是在班上他自願整整當了兩年的值日生兼教室桌椅門窗的維修工作。他做壞事都在校外,在班上絕對守規矩。這個謎一直到他畢業一年半後回到學校找我才解開,因為他跟我說:老師,我不唸書了,為什麼?因為我覺得我從小到大,只有你才是我的老師,其他都不是,我很謝謝老師。説完就走了,這件事讓我心痛好久,而且永遠難忘。淑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