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班島系列(五)-丙班何忠宏(本文曾發表於80/8/5台灣釣魚雜誌)

 

塞班鰻魚沒人愛

   

  在台灣提起鳳凰花開,總是想到莘莘學子畢業離校的季節;這裡到處是鳳凰木,它們似乎都不太計較對不對時,甚至輪流開著花,一年到頭,總是可以看到火紅的鳳凰花吐露在艷陽下,就像這兒穿著惹火的少女,踩著輕快的舞步,展現迷人的身段對著你微笑。

 

    餐廳前的這一棵,自從我們來了之後,就沒有停過,東邊謝了西邊又開。離鄉背景深入蠻荒,有時難免失意,推開臥室的門,站在一樓陽台,眼前一片鮮紅明亮,似乎孕育著無窮的希望,堅定了我們的信心。

 

    這天兒子在學校下課與同學玩躲避球遊戲,可能手頭重些,引起「強莫洛」孩子的不滿,群起拳脚相向,被打倒在地,女兒五年級塊頭較大,正好在旁邊,趕緊出來維護弟弟,由於語言能力不足,有理變成無理,一起被帶到校長室面壁。

 

    二點鐘放學回來,一臉沮喪與不平,好言安慰之後,二人騎著各自的腳踏車被其中一位同學拿著棍子卡入輪子,跌得渾身是血回來,看了就叫人不忍,身處異鄉,這種事不知能不能獲得對方家長的諒解。看著兒子眼眶淚水,自己的眼睛也有些模糊,但是又何奈?只有忍氣吞了。

 

    打發杰仔帶兩個孩子去小碼頭散散心,不一會兒女兒跑回來,拿了一支楊津進留在紅魽魚嘴上的大魚鉤與一段釣線走了,過了五點, 一直不見他們回來,有些不放心,我開車到小碼頭找他們;只見三個人趴在堤防上,杰仔手拉著釣線正與一尾洞裡的薯鰻拔河,堤上已躺著手腕粗的兩尾薯鰻,不一會兒又拉上來一尾,看了我不禁心動起來,也加入他們的遊戲。

 

    由於海水清澈見底,找了一個堤邊的洞口試試,魚餌晃了幾下,忽的出來一個尖尖的嘴夾了餌就進洞,跟本就措手不及,繃緊了好一陣子,線斷了!一氣之下我回車上拿了一條鋼絲線,綁好魚鉤,這回我離洞口稍遠些晃動魚餌,不一會兒那傢伙還是忍不住出來就餌,才發現是個大傢伙,於是展開拔河大賽,鋼絲割得我雙手傷痕累累,一度幾乎就想放棄,最後還是和杰仔合力才擒住,鰻身用我雙手拱起來恰好夠圍住,顏色深,花紋很特別,十分嚇人。

 

    二位「強莫洛」族是不吃鰻的。難怪小碼頭經常有人出入的地方,還藏有這麼多這種東西。

    餐廳打烊過後,阿生剝了那尾薯鰻的厚皮,露出雪白的肉,切薄油炸,請了中國朋友陳全家來吃,陳直問我那裏買的蝦,怎麼能切這麼大一塊,我問他:「到底好不好吃?」他說當然好吃!兒子告訴他:「不是蝦,是薯鰻」,「唉喲!要死了!你害我吃這麼恐怖的東西!」我說:「現在才說不敢吃,來得及嗎?」兩家人笑成一團。

創作者介紹

杏嵐旭長鷹

杏嵐旭長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章振
  • 忠宏一家要融入了塞班異鄉的生活,
    果真不容易,
    小孩的適應力強,應該不成問題,
    而且有事,爸媽會扛,
    倒是忠宏賢伉儷,要做好生意,要顧好家,是不容易的。


    很想聽聽忠宏到塞班島的故事,
    為甚麼去,又為什麼回來,
    全家都回台灣嗎?
    或是有小孩仍在塞班島。

    又問,當地人為甚麼不吃薯鰻?
    你自己覺得好吃嗎?
    還有,有些魚類有毒,
    你到一個陌生的地方,怎麼釣上來的魚都敢吃?
  • 細妹
  • 在人屋簷下,不能不低頭
    忠宏一家,在舉目無親的塞班島創業
    勇氣可嘉。但,難免會有不平的際遇。除了忍讓,血涙往肚裏吞,徒呼耐何?
    捧讀忠宏描述孩子被欺負的片段,著實心疼不已。

    我也喜歡吃鰻魚
    在臺灣,算是珍貴的食物
    常捨不得點這道料理呢
    偶爾奢侈一下
    便覺心滿意足

    異國的生活,充滿挑戰
    在忠宏生動的描述下
    讓我彷如身歷其境
    謝謝

    期待續集
  • 細妹
  • 訂正:
    徒呼奈何
  • 淑貞
  • 忠宏兄:那邊的鰻魚是海饅吧?
    日本人喜歡台灣的鰻魚可是我還是不敢吃!
    你們夫婦倆把孩子一路帶在身邊,陪著他們成長教得很好!
  • 何忠宏
  • 第五集po出,章振,細妹,感謝兩位每集都給我回應,當初會去塞班島,完全跌破大家眼鏡。因為教書10多年老婆做護士,怎麼懂得做生意,還在國外開餐廳,真的要有不是一般的勇氣,尤其先去的是我老婆,獨自在那兒打拼近10個月,各位就知道我有什麼樣的老婆了吧!再說當初會去,是因為同事蔡,他為了小孩在台灣讀書讀得不好,想送到美國,又沒路,就打聽到經由塞班做跳板,於是在塞班接了一華僑的餐廳,一路經營到拿到美國的身份要離開,才邀我去接那餐廳,至於為什麼我們回來,這也是我們在那裡太過認真把餐廳經營的太好,被原先的經營者覬覦聳擁房東收回房子,我們當初行色匆匆接下也沒注意房屋何時到期,於是匆忙下交出房子成了國外的遊民家族,經過一番努力,風風雨雨,老僑吃新僑,我們決定回來。以上先做回應,其餘容下回分解了。
  • 寶江
  • 忠宏老婆賢慧。做國外事業的先鋒。忠宏全家在國外人生地不熟,語言不通,比台灣經營企業難多了!不過有艱辛的磨練,才有今日的忠宏,合唱團團員大享福氣!
  • 清淵致忠宏
  • 忠宏寫鳳凰木的花 何其浪漫
    睹物思鄉之情 借而轉化成開荒闢土的毅力
    您的精神 刻苦耐勞 斬釘截鐵 應該有來自蛙 人特訓的歷練功力吧

    老僑吃新僑
    眼見辛苦的建樹
    被人割稻尾的無奈
    真是痛啊

    幸好有大嫂的同心同力
    走過大風大浪
    現在的您
    大德大量 也是苦盡甘來的修練

    看文如觀影
    我們樂得分亨您
    曾經有過的喜樂
    失意的事 就永遠畫上休止符吧
  • 章振
  • 忠宏真是有蛙人精神!
    軍中,我最崇拜的就是蛙人了!

    您的故事ㄧ定很精彩,這是同學們少有的經歷,
    如果能寫幾篇在塞班島的見聞,
    以及創業的酸甜苦辣,來來去去的心歷路程,
    ㄧ定很值得同學們分享。

    因為你的故事,我才漸漸了解塞班島,
    還在網路上搜尋研讀,
    真的是太平洋上遺世獨立的人間仙境!

    你說要揪團去塞班島回顧一下,並當免費導遊,
    我還真想參加呢!

  • 何忠宏
  • 清淵,淑貞夫婦總是適時的給我掌聲,讓我飄飄欲仙,就像當兵我很少提及我是陸戰隊偵察搜索营俗稱蛙人部隊,最近大伙兒聊天說到當兵我才說出。電視上秀出的天堂路在40多年前比起來不過小節目,我們過的
  • 何忠宏
  • 對不起不小心按出。魔鬼週才是真正的身心大考驗,當然通過這種訓練過的人必然比一般人有更多的堅忍與耐心所以當時咬牙撐過這也影響我一生。再說我的孩子當然隨我們回來,去塞班一個4年級1個2年級,回來也面臨讀幾年級的問題,還好孩子肯努力,沒有中斷讀6年和4年級,後來男生學電機工程,女的生命工程,現在都在自己公司一個管產品製造研發,一個管外銷業務。至於章振提的薯鰻在台灣海釣常會釣到但都小尾也不便宜,塞班由於土人不吃,(為什麼不吃已無可考)所以特別大尾,曾釣到比的大腿粗的,剝掉皮真的是人間美味那種彈牙的程度,比起龍蝦更有過之。塞班的鱼類由於處珊瑚礁,有些有啃食毒珊瑚的鱼會有毒,那些有毒去了塞班那些強莫落都會急著告訴你。謹做以上回應。
  • 師兄 我支持章振建議,寫蛙人養成的文章和塞班的生活篇罷!

    杏嵐旭長鷹 於 2017/07/18 05:23 回覆

  • 章振
  • 忠宏的回應太精彩了!

    寫一篇蛙人養成的報導吧!
    讓我這個陸軍步兵的敬佩敬佩。
    在金門時,聽過許多蛙人的傳說,讓人肅然起敬。

    還有在塞班的生活篇,也應該寫一寫,
    除了給我們分享,也可留給子孫做傳家寶的。

    恭喜子女有成,都圍繞在你四週,
    共同為您的產業發展而努力,
    難怪您這個董事長過得這麼愜意,
    有時間、有體力親自包餃子請好友,
    又是最好客的合唱團團長‧‧‧。
  • 培通
  • 塞班呀
    夢幻之島
    真的很去耶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