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某日可能是有些煩心的事,開車不專心。行駛在柔似蜜大道(Rosemead Blvd.),在下坡路段忘了減速,以致超速,坐在駕駛座旁的內人提醒我怎麼開那麼快,我趕緊減速至正常速度,心想,還好警察沒發現。正在慶幸之時,警車突然出現,用大燈光照射我車,此時才知大事不妙,立刻依照規矩,將車開至路邊停妥待查。 

    在美國開車,如果遇到警察盤查,一定要將車子開至路邊熄火,雙手握著方向盤不動,靜待警察指示做動作,千萬不要伸手去打開抽屜,避免被誤會是要拿武器。

    依照警察指示搖下座旁車窗後,警察很客氣地說:「這路段限速40哩,你竟開到51哩,請出示駕照。」警察拿了我的駕照就回到他車上查資料、準備開罰單。有時警察還會要求出示行車執照、汽車保單,都需配合,但這回他只說要看駕照。

    幾分鐘後,警察將駕照還我,同時附上一張黃色的「出庭通知」(Notice to Appear),也就是我們通稱的罰單,並要我在上面簽字。警察還親切地問我要去哪裡,要辦甚麼事,最後說:「開車要小心喔!」

    美國是民主法治國家,交通違規被開罰單可以上法庭裁定,讓人民有申訴的機會,所以他們稱之為「出庭通知」,上面還載名出庭日期。

    回家後仔細閱讀出庭通知,才感到事態嚴重。上面有一段警語:如果你未遵守出庭的承諾,你可能會被逮捕,課以六個月徒刑,外加美金一千元罰金…。

    另有一則禮遇性通知(Courtesy Notice):你可能會收到一封禮遇性通知信,上面會載明需繳保釋金的金額,繳了該保釋金則可免予出庭…。

    據說繳了該保釋金,就是認罪,毋須再經法官裁判,故免予出庭。交通違規的管轄法院是屬於事故發生所在地的法院,所以如果出遠門,甚至到外州旅行被開罰單,則需到當地的法院出庭,這是一件很麻煩的事。

    超速違規,警方有具體檢測數據,上法庭沒有勝算,所以我想繳交保釋金結案,每天期待法院寄來Courtesy Notice。可是出庭的日子很接近了,還是沒收到Courtesy Notice,也無從知道要繳多少保釋金。

    最後麻煩女兒上法院網站查詢,終於查到有關我的檔案,刷卡繳交保釋金美金440元,此外還需到Traffic School上課八小時,費用美金40元,才能結案。一個不小心超速,共計花費美金480元,相當台幣一萬四千多元,好心疼呀!

    其實,真正的費用還不只這些,將來汽車保險的保費也會連續幾期調高不少,理由是有了不安全的駕駛記錄,會增加保險公司理賠的風險。

    幸好有個規定,駕駛人在最近18個月內,沒有違規紀錄者,可以報名Traffic School上課八小時後,交通監理所會隱藏此次違規紀錄,保險公司就無從調高保費。

    此外,美國對駕駛人違規有記點的規定,依情節輕重記上不同點數,例如此次超速違規,會被記上一點,18個月內累計被記四個點數,就會被吊銷駕照。到Traffic School上課後,還有可以免除這次違規記點的好處,所以我就報名上課。

    原以為去上這種課應該很無聊,沒想到上得很生動,而且受益良多。當天學員大約十餘人,講師首先要大家輪流報告這次被開罰單的原因,讓我增廣不少見聞。由於美國是採用不成文法律的國家,沒有完整的交通成文法規,許多規定都是依據判例,所以課堂裡幾乎都是在講判例,非常實用,而且甚至顛覆了我原有的交通常識。

    最值得注意的就是酒後駕車的嚴重性,處罰非常嚴厲。酒精含量的標準下修得更嚴格,連喝一瓶鋁罐裝的啤酒都可能超標。目前酒測是採用抽血檢查,非常精確,駕駛人雖有權拒絕抽血檢驗,但其代價是吊銷駕照一年。如果酒測不通過,也是吊銷執照,保釋金也高得嚇人。

    在加州,沒有駕照等於沒有雙腳,哪裡都去不得,也就無法上班上學了,這個後果是非常嚴重的。

    萬一酒後開車肇事,因屬刑事犯罪行為,處罰當然更重,而且即使買了保險,保險公司也不予理賠,因為保險條款中規定「犯罪事件」不賠。酒後開車肇事的人,除有牢獄之災,也恐將耗盡一生積蓄而破產。切記酒後不開車,不能存有僥倖之心。

此次超速讓我破費不少,今後開車自當更為謹慎,也算是因禍得福吧!

 

                        章振2013-03-01寫於洛杉磯

 

 

 

 

 

  

 

創作者介紹

杏嵐旭長鷹

杏嵐旭長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淑貞致章振兄
  • 這麼細心的先生竟然也被罰了還是要小心的好!
    路過苗栗的三義跟鯉魚潭路段要當心速限,
    老蔡在那裡被罰了N次了,花了不少冤枉錢!
  • 章振
  • 在美國居住,少有不被開罰單的,
    美國交通警察很多,路上常見,執法也很嚴格。
    最重要的還是喝酒不能開車,罰得很重。

    謝謝淑貞感覺我是細心的人,
    我自覺也是細心的,但也有粗心的時候,
    有時是因為不夠專注。
    當天是因為內人眼睛有一眼黃班裂孔要開刀,
    開刀前有許多事情要甄詢,載老婆去看醫生,
    心裡想的都是醫療的事,而忽略了速限。

    寶江的效率真高,我寄給他文稿後,
    去小睡一下午覺,
    起來後,發現文章已貼出,嚇我一跳。
    謝謝寶江!
  • 培通指導有方!

    杏嵐旭長鷹 於 2017/07/04 16:29 回覆

  • 甲班黃智略
  • 難怪我兒子不讓拿國際駕照的老爸在加州5號公路握方向盤。
    兩三年前,我與內人到美墨邊境的聖地牙哥去看我那個在做博士後研究的兒子,除了在當地登上航空母艦看甲板及艙內戰鬥機,及進入潛水艇看潛望鏡,也開車到舊金山,在5號高速公路上,我試圖開車,他就是不允,看了章振兄的內容後才知道,原來,一有閃失,要費很多時間善後。奇怪的是:每當車子要左轉或右轉,他總是扭頭斜看後方,而不是善用兩側後視鏡,這是加州政府規定駕駛者要做的標準動作嗎?
  • 章振
  • 沒錯,向左、向右換車道時,除了看後視鏡,還須轉頭往要轉的方向看一下,ㄧ定要有轉頭的動作,不然考駕照時就不會通過。因為光靠後視鏡,會有很危險的死角(看不到車子,其實是有來車)。我就曾經在後視鏡沒看到車子,但轉頭確認實,發現車子就在旁邊,嚇了一跳,當然就沒敢馬上換車道了,所以更明白轉頭是必要的。

    美國高速公路的速限比台灣的高,車流很快。我的體會是,台灣有台灣的開車文化,或說是開車習慣,大家互相了解適應的習慣下,開車可能是安全的,但用在美國的開車環境,很可能是不安全的。同理,用美國這一套,在台灣開車也是很危險的,所以從美國回台灣的人,聽說有人在台灣不敢開車。

    智略,所以令公子的決定是正確的。畢竟在高速公路,岀狀況是很危險的。你可以先在一般街道試開,熟悉後再上高速公路,這樣比較安全。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